影山太太

(现代)波兰来客-3

前言:说是去复习了,没忍住,又撸了一章。。。我会shi_(:3」∠❀)_

最后茨木成功用一箱啤酒敲开了酒吞的心扉,啊不,门扉。
酒吞搜出两个碗大的玻璃杯,就开始往里头倒酒,仰头,咕噜咕噜,一杯接着一杯,像喝水一样。
第三杯时,他突然发现,茨木只是看着他,面前的酒一点都没动。
“喝啊。”酒吞扬了扬下巴,“难不成你不喝酒的?”
闻言,茨木如梦初醒,点了点头,又猛地摇摇头,“不,我喝的。”说罢仰头喝了起来,咕噜咕噜,咕噜咕噜。

当然是说谎。他一点都不喜欢喝酒,他喜欢甜的东西,而酒是苦的。
在福利院的时候,甜食是过节才有的奢侈品。那时他撺着手里的一颗糖,化了都舍不得吃。
每当看到同学被父母接走的时候,他就掏出来,剥开,含一会儿,又吐出来,小心翼翼地用糖纸包好。
大了后,有了应酬,他平生第一次喝酒。那时他就在想,世界上怎么有这么难喝的东西,那么那么苦,好像苦到心里去了。
于是他更加喜欢吃甜食了。

咕噜咕噜,咕噜咕噜,茨木一口气喝完了一大杯。他擦擦嘴角,把空杯子在酒吞面前晃晃,似在邀功。
酒吞的脸色却不大好。
他拍拍屁股起身,离开了一会儿,回来时对着茨木一抛,茨木赶紧接住——是半截巧克力。
“不喜欢喝就别喝!笑得跟哭一样难看,扫我喝酒的兴!”酒吞开始骂骂咧咧。
茨木全然没有在听。他剥开巧克力的外壳,咬了一小块,含嘴里化开。
噫,怎么这么甜。甜到他都觉得有点腻了。

明明只喝了一杯,茨木却觉得有点醉了。他小半截巧克力吃了大半个时辰,酒吞就蹲坐在他旁边独自饮酒。
盯着那一上一下的喉结,茨木心想,欸,原来这世上真有这种人啊,你越看越喜欢,越看越觉得他好。
“呐,酒吞……”
“啊?”
“除家人以外最重要的人,叫什么?”
“……你醉了?你他妈不就喝了一杯……”
“叫什么?”茨木不依不饶。
“……挚友吧。”

后话:大家快看我头像!(ง •̀_•́)ง

评论(6)

热度(20)